西班牙经济成长率超越英国,牵动政党版图巨变
2020-08-05

    西班牙经济成长率超越英国,牵动政党版图巨变

西班牙过去被列为「欧猪」国家之一,许多人看衰希腊崩溃后下一个就是西班牙,然而正当希腊债务问题纠缠难解的同时,西班牙却演出大逆转,2015 年第一季经济成长率 0.9 %,是英国 0.3% 的 3 倍,也是西班牙连续第 7 季成长,与 2014 年同期相较,更成长 2.6%,同样超过英国的 2.4%,俨然成为一颗闪耀的欧洲新星,让看衰西班牙的人跌破眼镜。

西班牙的逆势复甦来自于国内外因素加乘,2012 年起,西班牙政府积极进行「去左化」改革,调降所得税,最高级距从 52% 降低到 47%,最低级距从 27% 调降到 24%,这产生双重效应,首先,薪资所得者可支配收入增加,利于鼓励消费扩大内需;其次,西班牙企业支出同样雇用成本,员工所得到的实质收入更高,因此争取国际人才的筹码提升,过去西班牙因为高所得税,从运动明星到企业高阶主管等人才,都因实质收入不敌他国的情况下流失,降低所得税率使西班牙略为恢复人才竞争力,西班牙政府计划将在 2016 年进一步将所得税率最高与最低级距调降到 45% 与 23%。

此外,西班牙的高税率使大量经济转入地下,调降后虽然税负仍然居高不下,但比起过去,调降幅度总是「聊胜于无」,小部分地下经济可能浮出水面,也是经济成长数字美化的原因之一。

西班牙政府也甘冒大不韪,针对劳工权益开刀,新制度让企业更容易开除员工,并限缩工会权力,结果发挥良好效果,西班牙失业率从 27%下滑到 23.8%。这原理也很容易理解,若是「请神容易送神难」,企业就会倾向一开始就尽量不要雇用员工,让企业更容易开除员工以后,企业雇用的意愿反而大幅上升。

在这两项内部体质调整逐渐见效的同时,西班牙又喜迎两项外部助力,首先是 2014 年中起国际油价下跌,带动西班牙物价连续 10 个月下跌,但这物价下跌起因是能源成本下降,对经济体的效益相当于减税,使消费者购买力上升,因此进一步带动所得税减税扩大的内需;其次是欧洲央行因应欧元区经济疲软进行大量宽鬆,西班牙迎着这股热流,顺势起飞。

同时提振消费力与竞争力

相对的,英国身为产油国,又非欧元国家,油价下降与欧元宽鬆对英国利弊互见,加上英国金融业改革牛步化,导致欧洲绩优生英国经济成长率缴出 3 年来最低的的成绩,竟然只有「欧猪」西班牙三分之一的惊异结果。不过,即使比起欧元区,西班牙也是佼佼者,整体欧元区 2015 年第一季经济成长率仅 0.4%,不到西班牙的一半。

西班牙执政党人民党(Partido Popular)的经济顾问阿瓦罗‧纳达尔(Alvaro Nadal)表示,改革的目标是在提振消费力的同时提升竞争力,而效果显然很好,3 年来的劳动改革提振了西班牙的竞争力,但还必须进行进一步改革,包括加强劳工教育训练等。

西班牙失业状况也明显改善,2015 年 4 月份失业人数减少 11.9 万人,远超过市场预期的 6.5 万人,而 2014 年 4 月以来的 12 个月,失业人数总共减少 35.1 万人,创下史上最快改善速度,不过儘管失业率下降,执政党还是面临有 430 万人失业的现况,执政党预期在 2015 年再创造 60 万个工作,但比起 430 万失业人口仍是杯水车薪。此外执政党还背负着金融体系的沉痾,2009 年西班牙政府注入 513 亿欧元拯救 2008 年因西班牙房地产泡沫崩溃而濒临毁灭的西班牙金融体系,至今只回收 5%。

西班牙的经济复甦也牵动政治版图,2014 年起西班牙新兴左翼政党「我们可以」党(Podemos)乘着西班牙人民对经济疲软、政府无能的愤怒,呼应希腊激进左翼联盟的兴起,掀起一阵紫色旋风横扫西班牙,民调一度达到 31.1% 为各党最高,随着西班牙经济复甦,我们可以党的势头顿挫,2015 年 4 月底民调降至 18.2%,然而,选民的支持并未回到执政党人民党身上,而是转移到另一新兴政党公民党(Ciudadanos party)。

公民党成立于 2006 年,原本是因应加泰隆尼亚地区独立趋势,为反对加泰隆尼亚独立而成立的「统派」政党,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党,头几年在加泰隆尼亚地区得票率仅 3% 上下,至 2012 年也仅得票 7.6%,可说影响力无足轻重;不过 2013 年起,公民党开始转战西班牙全国,转型为全国性右翼政党,在我们可以党衰退的过程中异军突起,2015 年 4 月底民调从个位数直奔 18.5%,竟然超过我们可以党,更直逼执政党人民党的 23%。

过去西班牙一向是两党政治,由中间偏右的人民党与左翼的西班牙社会主义者工人党(Partido Socialista Obrero Español, PSOE)两党竞争,我们可以党与公民党的兴起,打破了这个两党格局,而对人民党来说,公民党比我们可以党更加可怕,因为我们可以党侵蚀的多半是社会主义者工人党的左翼票源,公民党却是刨人民党的根本,抢食右翼选票。

有可能进入四党政治

公民党的主张可说比人民党还更右,以个人所得税来说,公民党要将最高税率降至 40%,低于人民党政府的 2016 年计画,还要对低收入者提供所得税补贴,以去除就业者贫穷;更要将营利事业所得税降至 25% 以与其他欧盟国家齐平,营业税普遍降至 16 ~ 19%,但同时却提高民生食品的营业税,并主张合法化性交易与大麻,可说是彻头彻尾的经济自由主义者。

公民党党魁艾伯特‧里维拉(Albert Rivera)年仅 35 岁,他表示公民党与我们可以党对西班牙病徵的诊断相同,但治疗方法相异,我们可以党主张大政府介入,公民党则主张政府应该闪边站。在两党的发展过程上,他认为我们可以党抒发民众的愤怒,但是在愤怒过后,民众冷静下来,心想,「对,我是很愤怒,但现在该是实际办正事改变现况的时候」,于是就从我们可以党转向公民党。

里维拉表示经济自由主义过去在西班牙尚未被完全理解,人们总认为经济自由主义就是对社会问题无感,但里维拉认为公共教育、公共医疗体系、社会救济金体系与经济自由主义可以共存,而他不愿见到一个处处政府干预导致垄断横行的无效经济。

人民党对公民党的崛起十分警惕,以经济复甦的政绩催促选民支持,表示政府已经做对了,不应冒险更换,不过选民也记得当初的麻烦就是过去的旧两党惹出来的,公民党虽然目前民调屈居第三,但人民党、社会主义者工人党、公民党、我们可以党,4 大政党其实支持度在伯仲之间,若状况不变,则 4 党都将取得近四分之一席次,使西班牙政局进入四党政治时代,里维拉信心满满,不排除自己可当上内阁总理的可能性,表示可在经济议题与一党联手,社会议题与另一党联手,他认为,西班牙的全新时代即将到来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推荐